魔都热线http://m.dzkdkt.com

今日上海

分享
今日上海

我们有义务为党和国家做贡献

未知 2020-03-12 10:38

  抗疫一线“摆渡人”:
 

  疫情彻底结束之前,我不“出院”!

  
 

  尽管几天前宁夏固原市原州区被划定为疫情低风险区,贾海功还是会在睡梦中突然惊醒。

  
 

  一摸手机,哦,搞错了,没有来电。

  
 

  贾海功是原州区人民医院的救护车司机,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他被抽调专门负责转运发热病人和外来人员。从大年初一到现在,一直住在医院没回过家。

  
 

  “刚开始任务比较集中,有次晚上出了36趟车,最忙的时候连着两天两夜没睡觉。”贾海功说。

  
 

  疫情防控,丝毫马虎不得。原州区11个乡镇,最远的40公里路,只要有人发热咳嗽,乡镇负责人就会给他打电话,同时他还要负责去火车站将返乡的人送到隔离点,常常半夜出车。

  
 

  救护车司机是抗疫一线“摆渡人”,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支援救治工作。“军人的作风就是不讲条件、不讲困难,保证完成任务。”作为一名退伍军人,贾海功说,在抗击疫情的“战场”他不能退缩,关键的时候要顶上去。

  
 

  虽然固原市连续十几日都没有新增确诊病例,医院增加了司机班人手,但贾海功依然精神紧绷。“复工复产后外来人员多,疫情防控还是不能松劲。”他说。

  
 

  距离原州区300多公里远的银川市,仍然是疫情防控的重点地区。银川市紧急救援中心的司机韩宁峰24小时待命,负责将确诊病例转运到新冠肺炎定点收治医院——宁夏第四人民医院。

  
 

  韩宁峰是一名老党员,担任了20多年的救护车司机,曾在抗击“非典”、玉树地震时参加过救援转运。此次救援中心抽调人员组建特勤组时,他也立即报名。“这种特殊时期,党员就应该勇于担当,冲锋在前。”他说。

  
 

  和平时不同,转运新冠肺炎患者要使用具有消毒功能的负压急救车,而且每次只能转运一位。由于防疫措施要求高,加上消杀等环节,每完成一次转运任务常常需要两至三小时。

  
 

  “一天最多的时候转运了三四名,给车消完毒回到家已经凌晨两点了。”韩宁峰说,每次出车都要穿防护服,戴护目镜、口罩、手套等,“我们不是第一次面对疫情,防护很到位,只需要专心做好该做的事情。”!

  
 

  唯一让韩宁峰放心不下的,是今年要参加高考的女儿。妻子电话里给他宽心:“现在正是用人之际,你安心去干,家里我来照看。”!

  
 

  这段时间宁夏不断传来患者治愈出院的好消息,但由于工作的特殊性,韩宁峰等救护车司机至今依然住在隔离区,每人一个单间,还不能“出院”。

  
 

  “既然选择从事急救工作,就意味着要去奉献。将患者尽快送到医院,得到及时救治,就是尽到了我们的责任。”韩宁峰说。

  
 

  贾海功也住在医院的隔离区,他们一家人只能在视频里见面。“疫情结束后,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好好睡一觉。”贾海功说。

  
 

  在疫情彻底结束之前,他们都还将继续奋战。

  
 

  风雨九秩志不改。

  一片初心报党恩。

  ——记九旬老党员夫妇何积仁余祥祯!

  
 

  日前,云南省宣威市老党员何积仁、余祥祯夫妇把自己节衣缩食、省吃俭用存下的14万元钱捐给党组织,用于支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该事迹迅速流传开来,引发社会关注。记者近日采访发现,关于这对老党员夫妇,还有更多感人的故事。

  
 

  ▌“我们有义务为党和国家做贡献”。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云南省宣威市老党员何积仁、余祥祯夫妇总想为抗击疫情出一份力。

  
 

  2月17日,夫妇二人商量后决定,一次性捐款14万元用于支持疫情防控工作。两位老同志不放心组织是否接纳捐款,就口述一份报告,由子女记录后交至当地组织部门。

  
 

  他们在报告中说:“新冠肺炎疫情势头凶猛,我们心中十分不安。我们现在年纪大了,不能冲到抗疫一线了,但只要党和国家有需要,我们照样有责任和义务,为党和国家做贡献。”?

  
 

  两位老同志反复声明:“我们老两口儿女事业有成,自身现在开支也不大,国家遇到这么大的困难,我们除捐款之外实在没有其他办法帮忙,请党组织体谅我们的一片心意。同时也请你们放心,我们的生活没有问题,儿女们也全力支持我们捐这笔钱。”?

  
 

  考虑到两位老党员年岁已高,体弱多病,对于他们的捐款,党组织高度重视,再三劝导,但两位老人态度坚决,且子女也坚决支持。在老人的强烈请求下,党组织接受了这笔捐款。

  
 

  
 

  何积仁、余祥祯夫妇在家中!

  
 

  ▌“是党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得知记者要采访,何积仁连夜写了发言稿。“如果我们再年轻30岁,也要奔赴武汉同疫情作斗争,即便牺牲了也在所不惜。”他这样写道。

  
 

  何积仁出生于1928年,是宣威市来兵街道盘龙村人,现年92岁,老伴余祥祯现年91岁。在1949年1月,何积仁参加了原宣威县常备三中队起义,后并入新成立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滇黔桂边纵队第六支队,何积仁分在31团。在多场阻击国民党残部、剿匪、平定叛乱等战斗中,何积仁英勇作战,屡立战功。1949年8月17日,何积仁“火线”入党。

  
 

  1949年12月,在宣威分水岭与国民党第8军等部作战时,机枪手被敌人炮弹击中右臂,无法射击,就在这万分危急时刻,何积仁没有任何犹豫,一把接过机枪继续战斗。激战中,弹片击中了他的左眼、鼻子、胸部和大腿,因流血过多,晕了过去。连队领导立即对他抢救,随后安排战士把他转移至后方医院治疗,最终让他脱离了生命危险。这次受伤导致他左眼失明,至今身上还有6块弹片无法取出。1951年11月,何积仁被评定为“二等乙级”伤残军人。

  
 

  回忆过往,何积仁热泪盈眶:“党组织对我的抢救把我从死亡的边缘救了回来。是党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永远铭记在心。”!

  
 

  ▌“生命的价值不在索取,而在于奉献”?

  
 

  何积仁1950年10月转业后,曾先后任原曲靖专区前进炼焦厂支部书记、副厂长,原曲靖专区建筑工程公司经理,原曲靖市建安公司党委委员等。

  
 

  离退休后,何积仁和余祥祯都有离退休金,子女事业有成,两人本可以享受更好的生活条件,但他们却一如既往过着艰苦朴素、勤俭节约的生活,二人多年来一直住在曲靖市一幢建于80年代的老房子中,房屋面积仅有60平方米,家中布置简陋,连门帘都是用旧床单做的。据邻居们回忆,何积仁常年穿一件老式绿色军装,老伴的衣服洗得发白也一直接着穿、舍不得丢。

  
 

  “生命的价值不在索取,而在于奉献。”多年来,何积仁和余祥祯多次自愿交纳“特殊”党费和捐款。2011年6月22日,他们向党组织交了3万元党费;2013年3月22日,向曲靖一中捐款2万元用于购买图书;2014年8月,向地震灾区会泽县捐款2万元。2016年,向党组织交纳了13.3万元党费。

  
 

  
 

  何积仁、余祥祯夫妇在云南老年之家敬老院?

  
 

  如今,何积仁和余祥祯已经行动不便,生活不能自理,双双住进了云南老年之家敬老院,由专业的护理员照顾。护理员李捷凤告诉记者,何积仁老爷子待人温和,每天都保持着读书看报的习惯。
这几天,何积仁和余祥祯的感人事迹在网络流传开来。“他们用行动诠释着对党忠诚、干净担当、无私奉献的深刻含义”“这是共产党人的本色”“身边的榜样,向他们学习”……网民纷纷发表留言表达崇敬之情。

  
 

  汇聚协力战疫的力量!

  ——几则党员捐款故事。

  
 

  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日子里,全国广大党员踊跃捐款捐物,他们中有报党恩的孤儿,有爱心传承的一家三代,有坚守一线的青年党员,有几十年党龄的老党员……一个个感人故事在神州大地涌现。

  
 

  ▌“国家的孩子”报党恩?

  
 

  最近,《达茂旗“国家的孩子”致武汉同胞的一封信》连同5550元捐款一起寄往战疫一线。这其中,饱含着达茂旗“国家的孩子”报恩之情。

  
 

  上个世纪60年代,3000名遭受自然灾害的南方孤儿被送到内蒙古大草原,他们被牧民们亲切地称为“国家的孩子”。其中,30多名孩子来到内蒙古包头市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从此,他们便有了家。

  
 

  疫情防控正处在最吃劲的关键阶段,作为党员,牧民额尔登和童格勒噶等几位身处达茂旗的“孤儿”觉得必须做点什么。于是,他们带头在达茂旗“国家的孩子”微信群中发出捐款倡议。倡议发出后,很快得到大家积极响应,“我捐100元”“我捐200元”……一时间,爱心红包纷纷发来。那一刻,大家的心里只有: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国家有难,身为‘国家的孩子’、身为党员,我们有责任有义务去回报祖国、报答党恩。”额尔登说。

  
 

  ▌一家三代支持战疫!

  
 

  87岁的老党员、青海互助土族自治县蔡家堡乡后湾村农民李洪占在儿孙陪同下,来到县委组织部,用颤抖的、布满老茧的双手递上了2万元捐款。“我1956年入党,是党培育了我,这是我向党组织交的捐款,也是向党组织交的另一份‘党费’,我年纪大了,抗击疫情帮不上什么忙,只能这样表达自己的心意。”李洪占说。

  
 

  23岁入党时,为改变“整座大山几乎看不到绿色”的状况,李洪占在山上栽下第一棵树,至今60多年间,他义务植树8万余株133公顷。从青年到暮年,他的脚步踏遍家乡的秃岭沟壑。一生植树守绿,荒山终变绿海。2019年,86岁的李洪占,获得“全国诚实守信模范”称号。

  
 

  “我们祖孙三代都是党员,我希望用自己的行动教育子孙听党话、感党恩、跟党走。”虽然不能加入到防控疫情一线,但老人始终督促儿孙,让他们多出力,服务好群众。老人捐款的同时,老人的儿子李珍业、李科业,孙子李积彪每人也都捐了1000元,他们想以捐款的方式尽一名党员的绵薄之力。

  
 

  ▌青年党员5次捐款捐物。

  
 

  “作为一名党员,我上不了抗击疫情的最前线,只能做这点事情,实在不值一提。”2月28日,兰州铁路局集团融媒体中心党员高志瑛向党组织捐款时说。

  
 

  自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高志瑛累计捐款10100元。此前,他分别向武汉市红十字会、湖北省红十字会各捐款5000元,并积极联系厂家购买3000个医用口罩和50套防护服,计划捐赠给兰州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甘肃省中医院。高志瑛主动放弃休假,第一时间向融媒体中心党委请战:“疫情十分严重,我是党员,有进站上车的宣传任务,请党组织首先考虑让我上!”。

  
 

  不仅积极捐款、奉献爱心,进班组、到车间,高志瑛还深入基层采访报道,用实际行动践行一名新闻工作者的责任担当。

  
 

  ▌老党员的一片深情。

  
 

  山西长治市屯留区党员燕德禄,今年已87岁高龄。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他来到本村的防控卡点,为一线值班人员送去价值400余元的生活物资。村干部告诉老人:“您的心意我们领了,可您的生活并不宽裕,我们不能收您的东西啊!”话音未落,燕德禄又从内衣口袋里掏出100元,他说:“我是一名老党员,也不能为党和国家多做什么贡献了,看到新闻里党员都在捐款,我也得捐!”?

  
 

  福建龙岩市上杭县茶地镇大燮村85岁的老党员何招秀,有着54年党龄。子女外出务工,平时一个人在家生活。听到村里党员同志们都积极为支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捐款,正在地里摘菜的她赶忙放下手中农活,掏出口袋里的20元,交给党组织。她说:“我在电视上看到医护人员奋不顾身治病救人时,既心疼,又感动。钱不多,我就想为奋战在一线的战士们买点吃的,哪怕是一碗热腾腾的面条。”?

  
 

  爱心汇聚、暖流涌动。广大党员的一笔笔捐款、一份份牵挂,凝聚起同舟共济的无私大爱,汇聚成协力战疫的磅礴力量!

  
 

  
 

  返回魔都热线上海新闻网首页>>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魔都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