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热线http://m.dzkdkt.com

公众热点

分享
公众热点

泉州隔离点坍塌事故获救者:巨响之后,被压在横梁下

未知 2020-03-11 21:42

  户籍虽是湖北荆州,但陈佳在泉州已定居十年。她过年期间到荆州老家,经过办理一系列的手续又回到了泉州。当时,向社区报备后,在当地政府安排下,她与自己的儿子和哥哥三人进入位于泉州市鲤城区的欣佳酒店暂时隔离14天观察。

  欣佳酒店是鲤城区的两个集中隔离观察点之一,来自湖北、温州等疫情重点地区人员在此隔离观察。原本3月10日就可以解除隔离的陈佳,被3月7日晚上的一声巨响给吓懵了。等到陈佳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被压在横梁之下,动弹不得。

  经历过自救、求救和当地救援队员的紧张救援,陈佳被送进了泉州当地医院进行治疗。好在,他们三人都只是受了轻伤并无大碍。

  3月10日上午举办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行新闻发布会上,应急管理部副部长尚勇表示,至10日上午9时,欣佳酒店坍塌事故已救出61人,其中20人死亡,41人受伤,仍有10人被困。

  福建广播影视集团广播交通频率官方微博@FM1007福建交通广播 3月10日消息,经紧张搜救,截至3月10日16时38分,已搜救出62人(其中42人受伤、20人遇难),目前仍有9人受困。

  在网上看到说酒店住的都是有新冠肺炎接触史的人,陈佳认为这些评论都是“子虚乌有”,“我只是回过湖北,没听说身边的人有病毒携带者。”!

  年前,陈佳回到湖北荆州老家过春节。不久,疫情爆发,荆州市也开始了“封城”和“封小区”。哪里也无法去的她只能偶尔下楼走动,还会被居委会的巡查人员给劝回家。

  2月24日,在荆州疫情有所好转之后,陈佳和哥哥以及自己17岁的儿子在老家社区经过申请、体检、检测等一系列严格的手续,拿到了健康证和回泉州的通行证,于2月25日凌晨一点半的时候到达福建泉州。

  泉州是她已经待了10年的地方。到泉州的第一时间,陈佳向泉州社区报备自己的情况。根据泉州市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应急指挥部发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疫情防控九条措施的通告》,从湖北和武汉以及省外疫情重点地区的入泉人员,一律实施居家医学观察14天。

  在政府和社区的安排下,2月25日凌晨,陈佳和家人入住泉州欣佳酒店进行隔离。他们三人住在酒店四层的三人间,隔离期间,陈佳每天支付房费一百多元。在酒店,每天都会有医务人员为她量体温,询问是否有不适,其余的时间她只能待在酒店房间中打发时间。

  陈佳在泉州有些小生意,疫情期间受影响比较大,只能依靠网络办公。按照规定,3月10日她就可以解除隔离,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

  事故发生当晚,陈佳吃完晚饭躺着床上玩着手机。酒店对面的监控录像显示,酒店大约在晚上7点15分55秒的时候开始坍塌。房屋坍塌前的10秒钟,陈佳感到似乎有墙体裂开的巨响。

  “是不是地震啊!”“泉州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地震?”坍塌的时候,陈佳隐约听到这样一组对话,然后很快就是多人呼救的声音。又过了10秒,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房子塌了。”。

  “我们房间是三张床,我靠窗户,我哥哥靠门,我儿子睡中间。”据陈佳的描述,房子是由两边向中间塌陷,睡在中间的17岁儿子黄鹏(化名)正好处于两块塌陷物所架起的空间里,活动相对自由。哥哥则处于一个狭小的空间无法动弹,而自己却被压在一根大横梁之下。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黄鹏不停地喊着,陈佳则叫了一声回应。正好这时她的哥哥也大声询问是否安全。陈佳才暂时松了一口气:“还好,他们都没事。”。

  陈佳看了看握在手里的手机,将手机递给黄鹏,让他赶紧打电话报警。报完警后,黄鹏开始确认大伯和妈妈的情况。看到妈妈的情况比较严重,他着急了:“妈妈我要怎么救你?妈妈我要怎么救你?”!

  事故发生后,福建省消防总队调派泉州消防救援支队26车147人赶赴现场救援,同时增调附近消防救援支队的重型救援队进行增援。

  压在废墟底下的陈佳听到黄鹏的叫喊,安慰他:“你先不要叫,先不要喊,保持体力等待救援。”接着,她问黄鹏:“能不能给我找到一瓶水?”?

  倒塌的建筑物产生的大量灰尘,布满了陈佳的嘴巴并且进入了喉咙,导致她呼吸有些困难。她想让儿子找水润润自己的喉咙。

  黄鹏在自己仅有的空间里找不到水,之后开始寻找是否有和他一样幸运没被压住的人,向他们进行求助。不远处看到一个男子,黄鹏看到希望,拼命对男子呼喊:“叔叔!叔叔!能不能给一瓶水给我妈妈,我妈妈喉咙堵住了,呼吸有些困难。”!

  一开始,男子没有听到孩子的呼喊。“叔叔,求求你,你那边有没有水,可以回应下吗?”黄鹏便跪在地上再一次发出了呼喊。陈佳说,看到自己孩子这样子求救,感觉十分心疼。

  呼喊了几声后,男子听到了呼救声,回应说:“我帮你看看有没有水。”男子在身边看到一瓶矿泉水,丢给了黄鹏。但是黄鹏没有接到,水反而被丢到了很远的地方,无法取回来。

  黄鹏开始着急,问妈妈该怎么办。陈佳说:“你再问问叔叔可不可以找到水。”远处的男子又摸出一罐红牛饮料,丢给了黄鹏,这次他接到了。

  但新的问题接踵而至,陈佳的身体被垮塌物紧紧压住,她没办法接到递过来的红牛饮料。于是,陈佳只能让孩子将红牛先倒在她的手上,顺着水流,陈佳才可以舔到一点点水,喉咙也稍微感觉好了一些。

  远处递水的男子也过来了,黄鹏向男子求助,希望他可以帮陈佳把压在身上的东西搬动一下。男子跑过来一看,是一根横梁,无法搬动。“我之前问过孩子是什么东西压在我身上,但是17岁的孩子哪里懂得这些。”陈佳说。

  男子和黄鹏想徒手将横梁掰开,但无济于事。陈佳对黄鹏说,身边有个像木棍一样的东西。黄鹏取出棍子,想把横梁翘起,但是他用尽了全身力气,横梁一动也不动。陈佳回忆起当时的感觉:“想着就是,完了。”!

  大约进行了半小时的自救,外面传来救援的声音,陈佳听到声音问黄鹏:“有没有救援人员来。”黄鹏听到之后回应母亲说好像消防队员来了,陈佳让他大声呼救,希望可以让救援人员知道他们的方位。

  之后,黄鹏又开始不间断呼救,“声音很大,真的让人很心疼。”陈佳说。但问题是,陈佳住的房间不是位于主路的一边,且位置位于酒店的四楼,消防队员若要过去就必须绕道才可以到达她被埋的地方。

  消防人员到了之后,一直在安抚黄鹏,想先把他给救出去。但是黄鹏不同意,他想消防队员先救伤势更严重的妈妈。消防队员对他说:“只有先把你救出去,才可以更好救你妈妈。”这时候,黄鹏才肯先走出废墟。

  救援期间,因为需要找工具才可以搬开压在陈佳身上的横梁,救援队员一直握着她的手,安抚她,希望她的情绪不要激动。陈佳说,那时候知道自己的孩子和哥哥获救并且安全了之后,自己的内心其实是平静的。

  在经过破拆等一系列的操作之后,事发当天晚上10点30分,救援队顺利将陈佳救了出来。“那时候真的很感谢消防队员,将我们从废墟中拉出来。”陈佳说。

  大约在晚上11点左右,被救出来的陈佳,被送至解放军910医院进行观察,医生给她的诊断是肋骨骨折,但是具体情况还需要检查才可以得出结论。住院期间,陈佳也做了两次的核酸检测。

  在医院,陈佳被分配到了一个单独的房间,并且有专门的医护人员对她进行照顾,还会帮她洗漱。护理陈佳的护士看到她满脸的灰尘,主动帮她清理面部,帮她洗头和吹头,这让陈佳备受感动。时不时,医护人员还会送来一些水果和牛奶。

  因为身上有伤,医院先让陈佳住院观察伤情。住院后,陈佳才拿到她的手机。打开手机发现,社区、泉州教育局和孩子所在的学校都发来信息询问他们的情况。目前,陈佳的哥哥和孩子身体上并无大碍,孩子暂时在泉州市第二医院观察等待安排。

  返回魔都热线上海新闻网首页>>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魔都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