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热线http://m.dzkdkt.com

公众热点

分享
公众热点

全关了!最后一家方舱医院今日休舱!

未知 2020-03-11 21:30

  3月10日下午3点半,随着最后一批49名患者从洪山体育馆走出,运行了35天的武汉市首个方舱医院——武昌方舱医院正式休舱。

  武昌方舱医院开设病床784张,累计收治患者1124人,累计出院833人,累计转院291人,实现了病人零病亡、零回头,医护零感染——这个由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主导运营、全国9省市14支医疗队868名医护人员参加救治的方舱医院,交出了一份闪亮“答卷”。

  昨天(3月9号)下午3点,随着最后34名患者出院,武汉首批三家方舱医院之一的江汉方舱医院休舱,武汉市14家方舱医院已有13家正式休舱。

  至今日,方舱医院,这一在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关键时期,发挥了关键作用的特殊医院,圆满完成了历史使命。大规模建设“方舱医院”是关键时期的关键之举,创造了抗击疫情的中国经验。从2月5日收治首批患者,方舱医院共收治新冠肺炎轻症患者12000余人。

  这是“诺亚方舟”上的一个“舱位”——我国呼吸与危重症医学专家、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王辰,这样形容方舱医院。在这里,用最小的社会资源、最简单的场所改动,能够最快地达到扩大收治容量的目的。

  国家卫健委医管中心主任王健这些天无数次来到江汉方舱,他难以忘记2月3号第一次来到这里时的情景。

  王健:当天晚上给中央指导组汇报以后,确定建方舱,2月3号晚上决定,2月4号建设,5号晚上就收病人了,时间很短。

  王健:当时啥叫方舱(都还在摸索),这边定了要建方舱医院,那边就下命令全国22支紧急医学救援队往武汉汇集,医院在路上跑,这边的病房在路上改,非常急。完了以后就硬要在这搭出来一个医院,这么多的车辆从全国过来,153台车从全国各地(跑了)一天一夜,最远的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3800公里,(接近)4000公里赶到这里,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特别感谢武汉人民。

  一个多月前,在武汉疫情防治最为关键的时候,王辰院士提出“方舱医院”的建议,他说,方舱医院是解决收治问题的现实之策。

  王辰院士:方舱医院主要收治的是轻症病人,它的医疗条件并不像正规医院那么完备,但是对于轻症患者来说,主要是进行生活照顾和基本的医疗。这种医院是用最小的社会资源,最简单的场所的改动,能够最快地达到提高收治容量的作用,这是目前解决问题的非至善之法,但是没有比它更完善的办法的时候,这个办法就变得可取了,是解决收治的主要矛盾的现实之策。

  一声令下,从2月4号起,洪山体育馆、武汉国际会展中心、武汉客厅开始了一场与时间赛跑的“方舱”改造,总计划床位超过4000张。

  记者现场播报:我现在是在武汉市洪山体育馆(方舱),现场的施工团队负责人告诉我们,他们3号晚上10:00左右就已经迅速地赶到了体育馆,因为要把一个完全不是医院的场馆改成一个临时的医院。整个改造包括空间上的分隔,还有上水、下水、水电、通风、取暖等等各个方面,现在基本上处在边设计、边施工、边调整的状态。

  2月5号中午,武昌区区长余松正在武昌方舱医院现场指挥调度。从酒店征用床只,从中小学借来书桌,甚至被子的颜色都来不及统一。

  他说,每一个困难都极其具体,比如用来容纳患者排泄物的移动厕所排污口,与之前准备的污水储存罐的接口粗细不一致。

  余松:昨天折腾了一晚上,一直到现在发现,短时间内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如果时间不是这么紧,这个问题不是大问题,但是时间非常紧。所以我们在想备用方案,及时清运,及时收到这里头找另外的场地,但是也要保证污染物能够有效的得到控制。

  记者现场播报:我们现在所在的场馆就是武汉市洪山体育馆,今天和昨天相比,有了比较大的变化,床位的间隔进行了调整,昨天(设计)1000张床位,今天按照专家的要求,调整为了800张床位 ,把床的间距拉大,现场施工人员正在制作蓝色隔板,作为病区的分隔。

  记者现场播报:现在是2月5日晚上8点35分,从今天傍晚开始,这里已经采取了一定程度限制人员进出的措施。

  2月5日晚到2月6日,第一批患者入住武昌方舱和江汉方舱。60岁的患者老王就是其中一个。他说,一间病房20个人,像是集体宿舍,最开始那几天,虽然大家症状大多不重,可相互间交流却很少。

  老王:(交流)都很少,因为这个年龄层相差不齐,各个地方的人也都有,感觉交流也没有多大意思,唯一的愿望就是赶紧出院。

  老王的手机像素不高,却喜欢记录方舱里的每一天。略有些晃动的镜头,每一条的结尾都是“谢谢!”和“辛苦了!”,不经意间拉近了方舱里的距离。

  最让老王满意的是方舱的伙食。那天的午餐是一份三拼盒饭,土豆炖排骨、青椒炒腊肉、外加一份小素菜。可由于送餐量大,餐到得有先有后,老王说,饭菜虽可口,但有时收到餐时菜已经放凉。

  第二天,老王拍的视频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原来,方舱医院东西两侧各安装了三台微波炉,吃上热乎饭的问题有了临时的解决方案。

  江汉方舱的生活和医疗配套在逐步完善,空调、氧气瓶、洗漱池、淋浴器……每一天的方舱都在发生新变化。

  患者刘海艳是一名社区书记,因为热心肠,还被推选为了方舱志愿者临时党支部书记。电热锅炉水烧不热怎么办?WIFI带宽不够怎么办?舱里的问题反馈途径也有了成型的机制。

  刘海艳:起初大家可能都发现了有些住在里面不太舒适的地方,我们成立了支部,发动志愿者,解决一些实际的困难。

  在志愿者们和各省医疗队的配合下,方舱里的色调逐渐暖了起来,健身操、广场舞、打太极……一时间方舱医院成了最“热闹”的地方。

  刘海艳:方舱刚开始一两天,跟病友也不太熟悉,后来渐渐地大家在里面健身、跳舞、做八段锦,因为你不可能老躺着。我感觉好像跟好了一样的,可能真是心情的原因呐。

  张女士:医院的护士、医生他们细心的照顾,吃的住的都还可以,营养也蛮到位的。吃的、住的、洗的、睡的都还可以。前天做了CT,然后两次核酸检测,再就是两个静脉抽血,今天就接到医院医生说都还可以出院了。我还蛮高兴的。

  同一天,武昌方舱也迎来了首批出舱的28名康复患者。一位9岁的小男孩呱呱,在门口等着接他的妈妈出院,他说,以后“妈妈要听呱呱的话”。

  呱呱:打算跟她说一句话,妈妈,你以后要多喝水多锻炼,少去人群密集的地方,勤洗手。妈妈我爱你。

  老王说,方舱里的患者已经逐渐熟络起来,一位患者要出院,同一个病房的病友们给他送上了掌声和祝福,还有的顺着掌声闻声而来,说“干嘛不吃了饭再走”,就像是在送来串门的邻居。

  记者现场播报:我现在所在的位置是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外,(15号)下午一共有17位患者成功出舱。由于天气条件非常恶劣,现在现场是下起了鹅毛大雪,15号预报的最低气温达到零下三度,所以出于对患者安全的考虑,今天的医生和患者告别的(仪式)都在方舱内部完成。

  各方舱医院原本都是体育馆、会展中心等空旷场地,寒潮来袭,武汉市各区紧急调集棉被、空调、取暖器保障方舱医院取暖。

  他说,其中一张画是凌晨四点他起床时看到的景象,夜班的医护人员疲惫不堪,却还在商讨工作方案,组长站在当中,其他医护都歪歪斜斜躺在椅子上强打精神。

  周修通:他们夜班一线的工作人员通宵不能睡觉,他们顶多就是像我画得那样躺着,但是也没有合眼的,这个感动就在这里,他们是为了武汉,为了战胜疫情,我们作为武汉人,是终生不会忘记他们的。因为他们救了我们的命,给了我们一张张笑脸,挽回了很多生命,很高尚的。

  不少患者都经历了常人难以理解的伤痛,即便方舱里有了种种热闹,他们还总是躲在自己的角落里。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国际应急医疗队队员、武汉客厅方舱医院精神科医生冯强说,大灾之下,紧张、恐慌是人的正常应激反应,他们要主动找到那些把自己的心关在“小黑屋”的朋友们。

  冯强:我们就看到一个情绪非常不好的19岁男孩,他就拒绝跟我们说话。我们说我们是心理大夫帮你看看。他说,我没病,你不要跟我说话,我要睡觉。我们就走了。过了一个小时我们又都回来了,打消了他的一些念头,然后他才坐起来,给我们讲他的故事。有些病人就要慢慢的跟他接触,才能够了解。

  朱家裕:昨天就有个大哥,就喊说,飞天小女警,我可以测血糖了!整个病房的画风,变得好可爱起来。

  还有护士把自己孩子的名字写在衣服上,以至于不少患者记不得医护人员的名字,反倒记下了他们孩子的名字。

  武汉客厅方舱福建支援武汉医疗队队员雷乐莺在衣服上写的,是“咽拭子”。随着方舱里患者的病情好转,即将出院的患者越来越多,2月底以来,危险系数极高的“咽拭子”采集,她每天要做至少70次。

  雷乐莺:我们这个职业比较高危一点,是因为要近距离地接触患者,而且病人是开放气道的,病人要嘴巴张大,发出“啊”的声音,就会产生大量气溶胶,而且我们采集的时候,会刺激病人的咽部,所以导致病人会不停地呛咳。

  记者现场播报:现在是3月1日上午11点,我所在的位置是江汉方舱,马上江汉方舱将迎来出院的第1000名患者。我们在现场还看到一对年轻的夫妇顺利共同出舱,他们的主治大夫告诉我们一个细节,因为两个人出舱的日期并不一致,医护人员了解到他们想共同出舱的心愿之后,做了及时的调整,最终完成了他们俩的心愿。

  从2月21号开始,出院患者还要去康复观察点进行为期14天的医学隔离观察。医护人员和各区、街道、社区的工作人员接力,把患者带到“康复驿站”。

  患者周先生:非常感谢他们,所以今天我们能恢复这么快,恢复得这么好,就是因为他们平时的爱心、细心、耐心和责任心,他们太辛苦了,我们有今天的样子,他们是我们的恩人。

  3月1日,武汉硚口武体方舱医院最后一批34名患者出院。其他76名患者进行转诊处理,这里成为第一家“休舱”的方舱医院。很快,第二家、第三家、第四家……随着疫情形势好转,“床等人”成了常态,曾经满满当当的方舱,渐渐空了起来。

  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当时方舱医院开舱的时候,我们还不敢叫“开舱大吉”,今天我们可以叫“休舱大吉”。方舱医院这段历史也会写在武汉,写在湖北、乃至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的史册上。方舱医院我们创造了一个中国经验。武汉的春天已经来了,我相信离我们取得这次抗击疫情最后的胜利也不远了,这个日子一定会最终到来。

  返回魔都热线上海新闻网首页>>

声明: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尽快与魔都热线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